每當想到融資租賃要三五年之后才能“修成正果”就感到背后有一股涼嗖嗖的風,傳統風控怎么經得起企業每月一個小周期、一年一個中周期、三年一個大周期的折騰?怎么經得起行業三年一個小周期、五大一個中周期、十年一個大周期的折騰?更別提出沒無常的“黑天鵝”事件(指非常難以預測且不尋常的事件,通常會引起市場連鎖負面反應甚至顛覆)了。

  現實也與我們擔心的總是高度一致,運作三年的融資租賃公司如果沒有出現違約風險幾乎不可能,除非沒做多少業務。 

  要知道,我們的風控是建立在歷史會重演的假設基礎上的,是以已知信息推斷未來未知的風險。但是,三五年的確太長,承租人期間會發生什么事與我們所預料的肯定有很大出入。風控最大效用僅限當前,風控最可能把握的也一定是客戶當前的風險,因為這符合一個簡單的信息分布原理,即離信息主體越近則信息密度越大,相反離信息主體越遠則信息密度越小  

  為什么當前我們對風險的把控力最強?因為信息密度大,信息之間的關聯性也越多越強,我們越可能借助分析工具,發現風險信息、虛假信息、冗余信息和價值信息,越可能對信息主體下一步的變化進行準確推測。所以,當下的風控預知力和風控力是最強的,相反,三五年后的企業樣貌的相聯信息因為極其稀少,即便借助大數據分析也很難。

  信息分布原理告訴我們,融資租賃的風控肯定不能完全建立在風控技術基礎上,更不能完全依賴一個強大的風控團隊來實現。  

  風控技術,包括大數據風控、機器學習等,都是基本當前已知信息對未來短期內的風險預測,最具價值的部分是對企業未來短期內現金流的量化預測,以及由此引發租金違約的概率,有助我們及時調整風控策略。當租金違約風險達到一定程度時,風控技術慢慢會變得無能為力,無法控制風險損失。 

  所以,我們認為,融資租賃公司必須假設每一個客戶都有中途退場的可能,只有這樣,我們才可能意識到,租賃物在未來風險控制的能量。不管我們做直租還是回租,租賃物如果無法控制,承租人中途退場帶來的一定是項目虧損。為了更好理解這一點,讓我們回到融資租賃的底層,去了解它形成的邏輯。  

  01:融資租賃形成的信用邏輯

  設備生產廠家和供應商都明白,生產設備價值大,大部分企業購買時難免存在資金壓力,為了更快更多地賣出設備,它們通常提供賒銷方式。到期一次性付款的賒銷對一些在20萬元以下的設備一般沒有問題,但對于動就幾十萬、上百萬、上千萬,甚至上億的設

[1] [2] [3]  下一頁